仙鹤腾飞吕四港

发布日期:2016-04-01   访问次数: 发布来源:启东新闻网 作者: 字号:[ ]

  人们很难想象,南黄海的波涛间会冒出一座崭新的吕四港,座落在海堤外侧,吹沙层上崛起的新港区:宝塔形闸楼的双向船闸取代了大洋港口的旧船闸,楼面杏黄的琉璃瓦鳞光闪烁、高翘的檐角挂满了渔家通江达海的喜悦。港池内三岛并列,引桥卧波,绕池的水泥码头掩埋着昨日的波涛,多功能的锚泊避风港无不为仙鹤落脚的地方增添着新的传奇。

  站在港区防沙导流大堤,可以看到港口二期吹沙的作业船,拖着长龙似的导流管吐纳游荡。堤内坦荡的原野飘逸着轻纱似的沙尘,点点的彩钢板房,标志着基建跟不上港区腾飞的速度只能以临时性的建筑过渡。东部环抱式港区同样呈翼形布局,设有通用码头区、散货物流功能区、渔船建造功能区,并在联接内河的南池一侧留有3.5公里的远期发展用地,相对的格局恰似仙鹤腾飞的翅膀,垂顾于东至连兴港,西至东灶港的小庙泓一线的黄海滩。

  当我们的采访车爬上大唐电厂东侧高高的海堤,共同的感觉只有一个字:晕。苍茫四顾,尽管红日当空,人们却都迷失了方向感,一时难辨东西。也难怪,我们登临了仙鹤的翅膀观潮赏景,怎么会不晕呢。

  遥想当年吕祖数次骑鹤东来,为后人留下了一块放鹤田、一条鹤城路,还有一座仙鹤腾飞的吕四港。人们惦念吕祖的功德,倚三清殿建起鹤城公园,背靠港口海堤塑起一尊洁白的吕洞宾雕像,让他面对当年的放鹤田背剑执拂,似乎召唤着仙鹤的归来。

  1993年元月,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视察了吕四港,在启东宾馆执笔挥毫,为启东人民留下了“腾飞”两字的祝愿。邹副总理了解吕四的掌故,相信仙鹤一定会在这片神奇的港口新城上空腾飞,给当地人民带来好运。

  每有朋友自远方来,大洋港口的海堤、港汊内拥挤的渔船、港沿公路两侧杂乱的渔货市场,是旅游者必看的经典,就是难觅仙鹤的踪影。日本友人宫泽先生与我开玩笑说:“吕洞宾骑鹤到吕四,与八仙过海就是从神户岛登陆日本的。他们其实是民间艺人,有的会吹笛子、有的会打竹板,还有唱道情的,至于何仙姑的花篮说不定是观众献给她的礼物,一路吹吹打打正好凑足一桌子好开饭,再多就坐不下了。”

  宫泽头戴一顶浅色的礼帽,尖领的淡黄衬衫胸前挂着一架索尼相机,陪同他的女儿梳着两根粗壮的短辩子,据说还是横滨中学高二的学生。递上的名片标明他家住日本兵库县著名的神户港,与启东的吕四港隔海相望。神户港面积不大,由如港岛、罗卡岛、芦屋川岛人工填海建造,海岸线只有13公里,自1907年以来先后进行了七次建港工程,形成日本进出口吞吐量最大的贸易码头。1959年,二战后的日本从美国人手中接过了港口自主权,在吕四港相对的位置扩建了摩耶集装箱码头,与川崎重工、三菱重工、三菱电子等国际著名企业相距不足1000米。并在三个岛屿之间架起联接大桥,保证水陆联运与铁路、空运配套,港口经济是日本产业的重中之重,历来是日本各届政府衡量政绩的主要依据。

  他说自1868年神户港开港以来,原始的小渔村早就没入了时代的波涛,代替的是塔吊林立的繁忙,港口林立的樯帆在神户港已是隔了一个世纪的画面了。沿着茅家港海堤一路往西,宫泽的女儿对秦潭夹堤的青纱帐拍手欢叫,仿佛来到了世外的童话世界。宫泽的相机捕捉着海堤上悠悠驶过的牛车、滩外波浪间挂着尼龙网的层层竹排,以及远处大唐电厂吐着白尘的高烟囱。他说这些画面出现在镜头中对神户港只能是一种奢望,手中的相机今天算充分亨受了吕四港的诗情画意,翘起大拇指夸赞中国人的大气,对原始状态的保护更是钦佩万分。

  宫泽会讲中文,不标准的普通话彼此用不着翻译的,他对吕四港的夸赞不知怎么的使我并不高兴,总觉得宫泽谦恭的背后隐匿着无言的不屑。

  这使我想起国父孙中山1905年东渡日本,一定见证了港口经济在振兴国民经济过程中的不可替代的作用,才在《建国方略》中发出了建设东方大港的召唤;但孙中山梦想的东方大港,不可能仅仅是一座渔港,也不可能是今天的上海港。

  上海港名日海港,其实名不符实,不过申春江的一个口岸罢了,真正的海港是江北的吕四港,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为建设东方大港确立无可替代的历史地位。与上海港周边局促的发展空间相比,吕四港15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为东方大港的建设提供了充份的想象空间,加上崇启大桥的建成,宁启铁路的延伸,为东方大港的建设提供了发展的外部条件。宫泽镜头中晃过的那一片片沉睡的海滩、那一片片等开垦的处女地,只能说明我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我和宫泽先生同为文化人,双方的交流早就超过文化的范畴。宫泽对吕四港这样的天然良港只见撒网的渔船,不见贸易往来的货船现象很奇怪,我说吕四港还是二类口岸,接洽外来船只过去只有个台湾渔民接待站,外国的船舶是不允许靠过来的,生意还怎么做?

  宫泽听不懂我的话,弄不明白当地政府为什么不让国外的船只靠过来做生意?也弄不明白偌大的吕四港居然见不到神户港司空见惯的林立码头的大吊车!见到的是船闸前船碰船船磕船的拥挤、两岸码头的嘈杂。

  宫泽先生带着他的女儿在吕四港尝过了海鲜,在我的心头留下了一串大大的问号走了,一直如骨梗喉般的难受,直至见识了吕四港发展定位的模板展示,禁不住为吕四港即将的发展感到吃惊,才算找到许些的欣慰。

  吕四经济开发区的陆主任站在展览大厅以音像演示和红外线指点,向我们介绍吕四港的发展宏图,完全颠覆了我对吕四港的原有印象,仿佛见到久违的仙鹤,正在向我们拍浪飞来。

  远眺潮头间隐现的大唐电厂码头的栈桥,半悬海空的尽头处,停泊的海轮犹如贴在天际线上的招贴画。这码头长480米,宽28米,装备3台桥式抓斗,是江苏境内唯一的一座可以停泊国际货轮的海港码头,标志着传统的吕四渔港揭开了历史性的篇章。

  2009年5月11日,国家交通运输部正式批准吕四港区为临时一类开放口岸,准许吕四港航道正式通航;2010年1月30日,承载着几代人建设东方大港梦想的《南通港吕四港区总体规划》获国家交通部和江苏省政府联合批文,沉甸甸地摆上了吕四港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的案头。蓝图已经绘就,资金何处着落?这一年,吕四渔民在黄海里捞起了一尊武财神关帝的檀香木雕像,预示着吕四港开发迎来了好兆头。决策者由此灵光闪现,将海域证置换成土地证,以质押的形式获得了首批的启动资金,从海水里掘到了第一桶金。南京水科院毕业的博士生沈捷,终于可以将辐射沙洲环抱式港口建设项目招标书堂而皇之地贴上了启东市政府的招标网站。与顺岸长栈桥建港模式相比,环抱式港池克服顺岸码头外延过长,风浪过大,后方陆域不足等不利因素,成败的关键在于环抱大堤的顺利合龙。两港建设的总指挥沈捷告诉我们,在那些难忘的日日夜夜,他们与开发商一起站在海堤的合龙处,眼望着每天以一幢楼房的代价填入龙口的沙石被潮水冲得荡然无存,焦虑的心情无以言状。他们从前人留下的挡浪墙受到启发,知道海堤保坍的秘密不在于堤岸的垫高,而在于水下的堤基经受住潮水的冲刷。我们站在新港区岸头,望见那些每颗重达六吨的多棱沉积石,密匝匝地滚满海堤外的斜坡,可以想象当时沉石抢险的场景是何等的壮观。

  大海并没有因为领地的缩小而减少泥沙的推涌,小庙泓北侧的横沙岛以更快的速度淤涨发展,吕四经济开发区的版图上已经为横沙岛标上了一长溜鲜红的码头大吊车,相信不久的将来小庙泓将迎来上海黄浦江两岸般的繁华,而联接冷家沙深海的天然条件,将使仙鹤腾飞的吕四港后来居上,取代上海港成为远东第一大港并不是梦。

分享: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